浏览——迟子建和她的《额尔古纳河右岸》

阅读: 作者:admin   发表于 2021-04-19 14:01

  

迟子建和她的《额尔古纳河右岸》

 

迟子建的《额尔古纳河右岸》获得第七届茅盾文学奖获。

这是第一部描述吾国东北幼批民族鄂温克人生存近况及百年沧桑的长篇幼说。

作品似一面饱得天地之灵气,令人惊叹却可贵其解的微妙岩画,又似一卷时而安恬、时而激越,向世人诉说人生挚喜欢与心灵凄苦的民族史诗。

女作家迟子建以一位年届九旬的鄂温克族末了一个酋长女人的自述,向吾们娓娓道来——

在中俄边界的额尔古纳河右岸,居住着数百年前自贝添尔湖迁徙而来,与驯鹿相依为命的鄂温克人。他们信念萨满,逐驯鹿喜食之物而搬迁、游猎,在享福大自然恩赐的同时也备尝艰辛,人口式微。厉酷的自然,与猛兽争命,在瘟疫和日寇的铁蹄下挣扎,在“文革”的阴云和所谓的当代雅致的挤压里,生存在无看中繁衍,生命在期待里一连。

他们有大喜欢,有大痛,有在命运眼前的殊物化起义,也有眼睁睁看着整个民族日渐衰亡的万般无奈。然而,一代又一代的喜欢恨情怨,一代又一代的稀奇习惯,一代又一代的生物化传奇,表现了松软民族坚强的生命力及其百折不挠的民族精神。

幼说说话精妙,以简约之美写活了一群鲜为人知、有血有肉的鄂温克人。幼说以幼见大,以一弯对松软民族的挽歌,描绘了人类历史进程中的悲悲象征,其文学主题具有诗史品格与世界意义。

第七届茅盾文学奖对其的颁奖辞:

“迟子建怀着素有的诚恳清亮的心,进入鄂温克族人的生活世界,以轻软的抒情手段诗意地讲述了一个幼批民族的坚强坚守和文化变迁。这部'家族式’的作品能够看作是作者与鄂温克族人的坦诚对话,在对话中她外达了对尊新生命、敬畏自然、坚持信念、喜欢憎显明等等被当代性所遮盖的人类理想精神的彰扬。迟子建的文风爱静婉约,说话精妙。幼说具有诗史般的品格和文化人类学的思维厚度,中文字幕乱码中文乱码是一部风格显明、意境远大、思维性和艺术性俱佳的上乘之作。”

部落里末了一位酋长的女人,诉说着感天行地的民族故事!

通灵萨满的旷世大喜欢,为疲劳的人们点燃归航的明灯!

作者说:“吾专门喜欢贝多芬的《野外交响弯》。倘若说吾的这部长篇分为四个笑章的话,那么第一笑章的《早晨》是单纯清亮、泛动浪漫的;第二笑章的《正午》爱静迂缓、郑重雄浑;进入第三笑章的《薄暮》,它是急风暴雨式的,斑驳杂响,如吾们正通过着的这个时代,掺杂了一缕缕的逆现在谐音;而到了第四笑章的《尾声》,它又回到了初首的祥和与安恬,答该是一首满怀神去的幼夜弯,或者是弥散着钟声的安魂弯。”

“吾不清新本身谱写的这部心中的交响弯是否会有听多。吾异国那么大的奢看要获得多生的喝彩,倘若有一些人对它给予发自本质的掌声,吾也就已足了。”

作者到过澳洲土著人荟萃的达尔文市,到过迂腐的喜欢尔兰,之后才去叩访敖鲁古雅的鄂温克人下山居住的根河。在哈尔滨温暖的亲情的围困下,在青岛炎烈的友谊的氛围里,在王蒙老师和艾真女士的注视与关切下,末了在听取李幼林女士的中肯偏见后,作品得以面世,并引首偏重。

作品开篇的一句是:“吾是雨和雪的老熟人了,吾有九十岁了。雨雪看老了吾,吾也把它们给看老了。”

作品末了的一句是:“吾仰头看了看玉环,觉得它就像朝吾们跑来的白色驯鹿;而吾再看那只离吾们越来越近的驯鹿时,觉得它就是失踪在地上的那半轮淡白的玉环。吾落泪了,由于吾已分不清天上阳世了。”

还有一句:

“异国路的时候,吾们会迷路;路多了的时候,吾们也会迷路,由于吾们不清新该到那里去。”


Powered by 91冬瓜哥19岁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21 酷咪 版权所有

导航

热点推荐

最新发布

友情链接